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engzx1009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郑重序,男,甘肃省兰州人,1938年出生,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外语系俄语专业,留学阿尔巴尼亚地拉那大学语言文学系,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阿尔巴尼亚语译审,1998年退休。现任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老年文学协会顾问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<原创>怎样填词  

2013-05-27 07:18:42|  分类: 原创诗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怎样填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我们通常所说的“诗词”,是指近体诗(律诗、绝句)和词。词是起源于唐代而盛行于宋代的一种韵文形式,它在元、明、清各代得到了继承,现在仍然深受人们喜爱。词的调子的名称叫做“词牌”,如“卜算子”、“蝶恋花”、“西江月”等。有关词牌的字数、平仄声调、韵脚、对仗的规则和格式,叫做“词谱”。按照词谱作词,叫做“填词”。填词不能只看某种词牌的字数,更重要的是把握住它的平仄声调、韵脚、对仗这几个要素。

平仄是词谱的核心,它决定着句子的节奏和抑扬顿挫。近体诗(律诗、绝句)的节奏是平仄两两交替,就是“平平—仄仄—平平—仄,仄仄—平平—仄仄—平”;而词的节奏是多种多样的。关于平仄,我们填词时所遵守的规则仍然是唐代诗人们编辑出版并经过宋、元两代诗人们修改的韵书,即“诗韵”。这一本韵书对诗中常用字的平、上、去、入四声作了规定,“平”就是平声,“上、去、入”就是仄声。清代的诗人们又编撰了一本“词韵”,它跟“诗韵”没有本质的区别,仍然是讲平、上、去、入四声。“诗韵”也罢,“词韵”也罢,其中的入声跟现代汉语普通话有尖锐的矛盾。普通话中没有入声,只有阴平(第一声)、阳平(第二声)、上声(第三声)、去声(第四声)。“诗韵”中的许多入声字在现代汉语中演变成了平声,这是我们在诗词创作和鉴赏前人作品时需要认真辨别的。

押韵的规则是词谱的又一大要素。近体诗(律诗和绝句)是用平声押韵的,叫做“平韵”,词的押韵规则比较复杂,有些词是平韵,有些词是仄韵,有些则是中间换韵,既有平韵,又有仄韵,而且平韵和仄韵所处的位置不能随意调换。

“鹧鸪天”属于平韵,例如宋代辛弃疾的“鹧鸪天”:“晚日寒鸦一片愁,柳塘新绿却温柔。若教眼底无离恨,不信人间有白头。  肠已断,泪难收,相思重上小红楼。情知已被山遮断,频倚栏杆不自由。”

《满江红》是仄韵,例如岳飞的《满江红》:“怒发冲冠,凭栏处、潇潇雨歇。抬望眼、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。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莫等闲、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。    靖康耻,犹未雪;臣子恨,何时灭!驾长车踏破、贺兰山缺。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。待从头、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。”需要注意的是,这首词中的“歇”和“缺”在普通话中是平声,而在“诗韵”中是仄声,类似于“谢”和“却”的音。

有几个常用的词牌是中间换韵的。“清平乐”前后阕换韵,前阕四句四个仄韵,后阕四句三个平韵。例如宋代词人张炎的《清平乐》:“采芳人杳,顿觉游情少。客里看春多草草,总被诗愁分了。    去年燕子天涯,今年燕子谁家?三月休听夜雨,如今不是催花。”

“西江月”也是中间换韵的词牌,前后阙中第二、三句是平韵,第四句是仄韵。例如辛弃疾的“西江月·夜行黄沙道中”:“明月别枝惊鹊,清风半夜鸣蝉。稻花香里说丰年,听取蛙声一片。  七八个星天外,两三点雨山前。旧时茅店社林边,路转溪桥忽见。”这首词前后两阕的“蝉、年、前、边”是平韵,“片、见”是仄韵。

“虞美人”前后阕都是上下两句押韵,第一句和第二句是仄韵,而第三句和第四句是平韵。例如南唐后主李煜的“虞美人”:“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。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。    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”这首词前后阕中的“了、少;在、改”是仄韵,“风、中;愁、流”是平韵。

填词时还要注意对仗问题。有几个词牌的某些句子必须对仗,如“西江月”、“鹧鸪天”、“满江红”等。“西江月”前阕和后阕中的第一句和第二句都要对仗,例如上面提到的辛弃疾的“西江月”中的“明月别枝惊鹊,清风半夜鸣蝉”;“七八个星天外,两三点雨山前”是规则要求的对仗。“鹧鸪天”前阕的第三句和第四句要对仗,例如上面提到的辛弃疾的“鹧鸪天”中的“若教眼底无离恨,不信人间有白头”是规则要求的对仗。

对联和律诗的对仗中,上联的最后一个字必然是仄声,下联的最后一个字必然是平声,这是由它们固定的格式决定的,词的对仗则不一定是这样的。岳飞的“满江红”中的对仗“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”;“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”,句子最后的字“土、月、肉、血”都是仄声。

有人问,什么样的词牌适合于表达欢乐的感情,什么样的词牌适合于表达悲伤的感情。其实,绝大多数词牌是中性的,同一种词牌可以表达多种感情。个别词牌似乎不适合于表达欢乐的感情,例如“虞美人”。被称为虞美人的就是楚霸王项羽的爱妾虞姬,她和项羽自刎于乌江畔是一场悲剧,词牌“虞美人”的前身是唐代教坊曲中的一首歌,唱的就是项羽和虞姬的悲剧。南唐后主李煜作为一个亡国之君,用“虞美人”填词来表达他的悲伤,这是很自然的。不过,也有人用“虞美人”表达别样的感情,例如宋代叶梦得的“虞美人”:“落花已作风前舞,又送黄昏雨。晓来庭院半残红,惟有游丝千丈袅晴空。  殷勤花下同携手,更尽杯中酒。美人不用敛娥眉,我亦多情无奈酒阑时。”这首词所表达的感情似乎并不是悲伤,而是深沉中透着浪漫。我们可以说,选择词牌时,不必有过多的顾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6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